登录 注册

投研中心

您当前所在位置 :投研中心

波动性与风险并不完全相同

   ——专访FundSeeder联合创始人兼首席研究官杰克·施瓦格


   人物简介


   杰克·施瓦格是公认的期货和对冲基金专家,也是FundSeeder的联合创始人兼首席研究官。他于2001—2010年任伦敦对冲基金咨询公司Fortune Group合伙人。此前逾20年,任多家华尔街公司的期货研究总监。



  波动性是衡量市场风险的一种工具


   2018年,在国内金融去杠杆和海外政治经济环境不佳的影响下,国内外资本市场波动率大增,如何有效管理市场风险成为投资市场中的热门话题。
   近日,期货日报记者专访了全球期货与对冲基金领域公认的专家、广受全球交易者欢迎的投资交易领域作者、FundSeeder的联合创始人兼首席研究官杰克·施瓦格。在香港东英资管主办的交流会议上,他再次强调了风险管理对对冲基金的重要性,并表示虽然波动性是衡量风险的重要工具,但是两者并非全然相同,有时甚至呈对立关系。
   “我此次来中国,主要目的是从中国市场挖掘出新兴的交易人才。”杰克·施瓦格告诉记者,目前他已经与香港东英资管旗下的东英思投一起推出了FundSeeder的大中华区版本,希望能够借此挖掘出中国市场中的交易人才,并将其与投资人对接,逐渐引导其成为合格的基金经理,最终使其逐渐走向国际市场。
   然而,对于一个合格的基金经理的评估,杰克·施瓦格认为,最重要的就是他的投资能力,但是这不仅是指其所管理产品的历史收益,而且要考虑其收益背后所面临的风险。
   他举例说:“就像我们在网上订房间时,不仅要看价格数字,而且要考虑数字后面的币种单位。要知道350英镑和400欧元相比,即使从数字上来看400更贵,但是在考虑过币种本身的价值后,350英镑的房子远比400欧元的房间更贵。”
   基金经理的投资能力也是一样。杰克·施瓦格认为,其历史收益就像是数字,是不可以被单独拎出来评估其能力的。要知道,每个人都不可能保证自己完全不会犯错,而在高风险的情况下与市场博弈,就如同将所有的鸡蛋放在同一个篮子中,一旦出错,就很容易出局,未来也就更不用想了。他说:“我发现好的交易员都认为风险管理比交易哲学更重要。在他们看来,他们的成功除了因为选择了适合自己的交易策略外,更因为他们将风险管理视为重中之重。”
   换言之,在评估基金经理的投资能力时,风险评估是很重要的一个环节。一般来说,人们多以波动性来评估风险。不过,在杰克·施瓦格看来,波动性只是衡量市场风险的一种工具,与风险实际上是完全不同两个的概念,并不适用于所有场景,甚至某些时候,它会站在风险的对立面。
   然而,人们之所以会用波动性衡量风险,主要是因为数字可以将风险具象化,在与人沟通的时候可以很容易表达,并让对方理解。“这是很难想象的,如果不用完全量化的波动性衡量风险,基金经理很难将自己投资所要冒的风险精准表达出来,并让对方全然明了。”杰克·施瓦格解释说,人们口中说的风险,实际上应该是一种指标,用于衡量投资回报和在这一回报下可能要面临的损失,也就是下行的波动性。因此,从这一角度来讲,风险并非波动性,而是下行的波动性。



   风险和波动性的关系并非一成不变


   在杰克·施瓦格看来,风险和波动性之间的关系并非一成不变。在某些情况下,随着外部环境的变化,即使波动性未改变,但是投资人所面临的风险很可能已经发生了变化。
   “例如,投资垃圾债,在经济好的时候加杠杆做垃圾债,是不会有投资者担心信誉风险的。鉴于此,波动性也就比较低,而回报在目前的情况下也会不错。然而,如果将这个投资策略用于当前环境,其结果会完全不同,很大概率上会一次性遭受巨大亏损。”杰克·施瓦格举例说,这就像是将房子建在一个不定期会发生洪水的地方,虽然一般来说不会有什么问题,看起来波动很低,但是其未来所面临的风险实际上是很高的。因此,他建议,在做风险评估时,相关人员需要考虑当时具体的经济政治情况,波动性并不适用所有的场景。
   在杰克·施瓦格看来,交易员很需要有这样的观念,虽然很多投资公司会单独设立风险管理岗位,将交易和风控完全分开,但是作为交易的具体执行者,交易员有必要参与到风险管理的过程中,有着明确的风险意识。这是因为由交易员来做交易决策,同时也只有交易员才能最快知道具体的收益、损失及仓位,对整个策略的运行有最深刻的理解。
   对于目前这个政治经济环境不断变化的市场,杰克·施瓦格认为,存在着很多隐忧,以美国为例,目前他最担心美国的财政政策以及贸易摩擦问题。
   “近两年美国不断通过财政刺激复苏经济,将就业率推至高位,实际上是将凯恩斯主义‘妖魔化’,本身是一种非常冒险的行为。要知道这两年美国的财政赤字一直居高不下,就业率也不断突破新高,叠加相关部门不断推出更加强的刺激手段。我很担心未来在市场真正需要财政刺激政策的时候,我们可发挥的余地可能会很小。”杰克·施瓦格分析说,至于贸易摩擦问题,对于任何一个国家来说,只有少数行业可能会从中受益,绝大部分行业必将因此受到冲击,而产生负面影响。他认为,目前这一问题还处于初期阶段,有很多潜在的风险并没有完全显现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