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投研中心

您当前所在位置 :投研中心

宏观早报20181019

一、近二交易日经济日程

欧美:

时间
国家/区域 事件 预测值 实际值 上期值 去年同期值
2018-10-18
德国
WPI:同比(%) 2018/09 --
3.5
3.8
3.2
14:00
2018-10-18
德国
WPI:环比(%) 2018/09 --
0.4
0.3
0.7
14:00
2018-10-18
欧盟
欧洲央行管委诺沃特尼发表讲话
--
--
--
--
16:00
2018-10-18
欧盟
欧元集团召开峰会
--
--
--
--
16:00
2018-10-18
欧盟
欧元集团召开峰会,欧洲央行执委科尔出席
--
--
--
--
16:00
2018-10-18
英国
零售指数:名义同比:季调(%) 2018/09 --
4.9
5.7
4.7
16:30
2018-10-18
欧盟
欧洲央行管委诺沃特尼发表讲话
--
--
--
--
19:00
2018-10-18
欧盟
欧洲央行管委诺沃特尼发表讲话
--
--
--
--
19:00
2018-10-18
美国
当周初次申请失业金人数:季调(人) 2018/10 --
210,000.00
215,000.00
223,000.00
20:30
2018-10-18
美国
持续领取失业金人数:季调(人) 2018/10 --
1,640,000.00
1,653,000.00
1,896,000.00
20:30
2018-10-18
美国
圣路易斯联储主席布拉德发表讲话
--
--
--
--
21:05
2018-10-18
美国
费城联储制造业指数:季调 2018/10 --
22.2
22.9
28.8
22:00
2018-10-18
美国
MBA30年期抵押贷款固定利率(%) 2018/10 --
4.9
4.9
3.9
22:00
2018-10-19
美国
美联储金融监管副主席夸尔斯发表演讲
--
--
--
--
0:00
2018-10-19
德国
德国经济部长阿特迈尔发表讲话
--
--
--
--
15:45
2018-10-19
欧盟
欧元区:经常项目差额:季调(百万欧元) 2018/08 --
--
21,312.00
41,716.00
16:00
2018-10-19
英国
中央政府净借款(十亿英镑) 2018/09 --
--
6.8
5
16:30
2018-10-19
英国
中央政府经常预算差额(十亿英镑) 2018/09 --
--
-3.7
-2
16:30
2018-10-19
英国
英国央行行长卡尼发表讲话
--
--
--
--
19:10
2018-10-19
加拿大
CPI:同比(%) 2018/09 --
--
2.7
1.6
20:30
2018-10-19
加拿大
核心CPI:同比(%) 2018/09 --
--
1.7
0.8
20:30
2018-10-19
加拿大
核心CPI:环比(%) 2018/09 --
--
0.1
0.2
20:30

亚太:

时间
国家/区域 事件 预测值 实际值 上期值 去年同期值
2018-10-18
日本
出口额:同比(%) 2018/09 --
-1.2
6.6
14.1
7:50
2018-10-18
日本
进口额:同比(%) 2018/09 --
7
15.4
12.3
7:50
2018-10-18
日本
贸易差额(百万日元) 2018/09 --
139,561.00
-438,447.60
653,828.10
7:50
2018-10-18
澳大利亚
就业人数:季调(千人) 2018/09 --
12,636.30
12,630.70
12,355.40
8:30
2018-10-18
澳大利亚
失业率:季调(%) 2018/09 --
5
5.3
5.5
8:30
2018-10-18
澳大利亚
劳动参与率:季调(%) 2018/09 --
65.4
65.7
65.3
8:30
2018-10-18
韩国
韩国央行宣布利率决定并召开货币政策会议
--
--
--
--
9:00
2018-10-18
日本
日本央行行长黑田东彦将发表讲话
--
--
--
--
9:00
2018-10-18
中国香港
整体出口商品贸易价值指数:同比(%) 2018/08 --
13.1
10
7.4
16:30
2018-10-18
中国
国内信贷(亿元) 2018/09 --
1,927,674.50
1,905,163.60
1,740,946.80
17:05
2018-10-19
日本
CPI(剔除食品):同比(%) 2018/09 --
1
0.9
0.7
7:50
2018-10-19
日本
CPI:环比(%) 2018/09 --
0.1
0.5
0.2
7:50
2018-10-19
日本
CPI(剔除食品):环比(%) 2018/09 --
0
0.3
0
7:50
2018-10-19
日本
CPI:同比(%) 2018/09 --
1.2
1.3
0.7
7:50
2018-10-19
日本
CPI(剔除食品和能源):同比(%) 2018/09 --
0.1
0.2
0
7:50
2018-10-19
中国
GDP:当季同比(%) 2018/09
6.6
--
6.7
6.8
10:00
2018-10-19
中国
固定资产投资:累计同比(%) 2018/09
5.3
--
5.3
7.5
10:00
2018-10-19
中国
工业增加值:当月同比(%) 2018/09
6
--
6.1
6.6
10:00
2018-10-19
中国
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当月同比(%) 2018/09
9.1
--
9
10.3
10:00
2018-10-19
印度
CPI-AL:同比(%) 2018/09 --
--
1.5
2.3
13:00
2018-10-19
日本
日本央行行长黑田东彦在东京发表讲话
--
--
--
--
14:35
2018-10-19
中国香港
失业率:季调(%) 2018/09 --
--
2.8
3.1
16:30

拉美:

无。


二、今日关注:

以史为鉴:冷战时期的大国经济博弈(转)




一场彼此猜忌和怀疑的"不信任漩涡"将美国为首的西方集团和以苏联为首的东欧集团卷入了一场长达近半个世纪的较量。
1945年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英国作家乔治•奥威尔(George Orwell)在一篇文章中首次使用了"冷战"一词描绘了一个核武器阴影下的世界。
在奥威尔的描绘中,受破坏性武器的相互制衡,大国之间直接战争得以避免,但取而代之的是无尽的、徘徊在危险边缘的敌对行动:间谍、诡计、权谋......世界就此陷入一个“没有和平的和平”(peace that is no peace)。
一语成谶。
随着丘吉尔发表"铁幕演说",杜鲁门主义和马歇尔计划计划相继出台,一场彼此猜忌和怀疑的"不信任漩涡"将美国为首的西方集团和以苏联为首的东欧集团卷入了一场长达近半个世纪的政治制度和意识形态对抗,这主宰了20世纪下半叶的国际政治。
在这期间,美国对苏联展开了除军事行动外的一切遏制,从贸易管制、经济制裁、联盟对抗、技术围堵到围绕粮食和石油的经济战,苏联也一一接招,采取了反制措施。
在20世纪70年代,两大集团的较量中,苏联还占着上风。但或许正是这段时期相对的繁荣掩盖了苏联经济中的根本性问题,包括重工轻农、片面发展军事工业的畸形经济结构和过于依赖石油的外汇收入来源。
忽视了这些问题的苏联继续将大量的资源投入到与美国的军备竞赛和"星球大战"中去,最终导致社会动荡,走向解体,这场持续了近半个世纪的冷战也落下了帷幕。
经济封锁:孤立和拉拢
在经济方面,美国一方面利用贸易管制、经济制裁等手段将苏联孤立在世界经济发展潮流之外,另一方面通过经济援助的方式对欧洲实行经济援助,拉拢西欧国家,共同遏制苏联集团。
贸易管制:1947年12月17日,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决定对苏联集团各国实行贸易管制,无限期停止向苏联国家出口美国短缺物资和有助于增长苏联军事潜力的物资。次年3月,美国政府开始实行新的贸易管制制度,禁止向苏联、东欧国家出口美国贸易管制清单内的各种物资。
1949年2月20日,美国国会通过了战后的第一个《出口管制法》,把对苏联国家的贸易管制战略以立法的形式确定下来。美国的贸易管制清单包括全面禁运类和限制出口数量类,当时杜鲁门政府认定,贸易管制的广度和深度必须能够影响苏联的整个生产体系。
在贸易管制的影响下,美国对苏联的出口迅速下降,从1952年时的2700多万美元锐减到1.5万美元。
在双方抗衡的四十多年里,美苏贸易局势也随着双方关系忽冷忽热。在矛盾激化的时期,美国对苏联实行禁止贸易、出口配额、中止投资等严厉政策,甚至还要求第三方国家对苏联相关领域的出口必须经过美国的许可。
贸易管制严重阻碍了苏联对外贸易的发展,也断绝了其与世界经济的密切联系,直接导致苏联被割裂,在第四次科技革命中几乎与资本主义世界隔绝,苏联高新技术的发展和经济模式由粗放型向集约型的转变遭遇掣肘。
苏联的对外贸易额在世界外贸总额中的比重处在 2.6%-4.2%之间,直到 1988 年还处在 5%之下。80 年代贸易出口额占 GNP 的世界均值为 21.8%,而苏联仅仅为 7.7%。苏美两国在贸易领域的差距一直相当显著,苏联的出口额平均只有美国的 1/3。
经济制裁:美国最爱使用的经济制裁大棒在冷战期间自然也不会缺席。据国际经济研究所统计,1945年以来,大约三分之二的制裁都有美国参与。在1960年-1975年期间,美国曾26次威胁或实施经济制裁。
1981年12月29日,里根政府以苏联支持波兰政府军事管制为由,宣布对苏联实行经济制裁。
具体经济制裁措施包括:中断苏联航空公司对美国的一切飞行;命令关闭苏联采购委员会;停止签发和延长向苏联出口电子设备、计算机和其他高级技术器材的许可证;推迟举行新的长期谷物协定的谈判;暂停签订新的美苏海运协定的谈判;向苏联扩大出口石油和天然气设备将需要得到批准;命令停止签发向苏联出口这些设备(其中包括铺管机)的许可证;不延长应于近期续订的美苏之间各项交流协定,其中包括能源、科学和技术协定,并将对其他所有的美苏交流协定进行全面的审查。
此时,两大集团的冷战已经持续了三十多年,苏联和美国之间的贸易往来已是微乎其微,苏联在相当大程度上也不再依靠西方技术和资金,但这样的制裁对于当时已经是风雨飘摇,处于“解体”前夕的苏联来说,依然是一场雪上加霜。
例如,1982年,通过切断切断苏联在西伯利亚修建的新的天然气管道以及与日本合作开发能源计划所需要的大部分技术,使得苏联外汇收入锐减,由此损失了150-200亿美元收入。
援助盟国:在美国的战略中,对苏联国家的遏制政策和对西欧国家的扶持和拉拢政策是一对孪生兄弟。
在八千字电文中提出“遏制战略”的乔治•凯南在1945年5月起草的一份备忘录中阐明了复兴欧洲的观点,他认为欧洲的经济困难会给苏联造成可趁之机,是欧洲的经济失调趋势才使得一切极权主义运动得以盛行,美国的复兴计划就是要克服这种趋势,因此援助欧洲是美国遏制苏联和维护自身安全利益的必要措施。
1947年6月5日,时任美国国务卿的乔治•马歇尔在哈佛大学演讲时正式提出马歇尔计划(The Marshall Plan),又称欧洲复兴计划(European Recovery Program)。1948年4月2日,美国国会通过了《一九四八年对外援助法》,马歇尔计划正式启动,持续到1952年6月。
在这段时期内,欧洲各国通过参加经济合作发展组织(OECD)接受了美国金融、技术、设备等各种形式的援助合计131.5亿美元。
依据国际开发总署(Agency for International Development)统计,马歇尔计划主要参与国家及份额为:英国(24.7%)、法国(21%)、意大利(11.7%)、德国(10.8%)等。从援助的形式上看,主要包括美元援助、技术协助、担保金以及对等基金等。
但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作为提供援助的条件,美国对欧洲提出了经济一体化的要求,即打破战前各国间贸易、关税的壁垒,缩小国与国的差别,创建欧洲经济的一种新结构。
《一九四八年对外援助法》中第115条,规定西欧国家必须与美国签订多边与双边协定,才能取得援助;受援国输出的主要商品和经济计划,都必须由美国为执行马歇尔计划而设置的机构—经济合作总署 (ECA)同意;必须用美国贷款的一部分资金,生产美国所需要的战略物资;必须撤销关税壁垒或减低关税率以利美货倾销;取消或放松外汇限制;并为美国储备战争工业所需的战略原料;在经济上接受美国的监督等等。
有分析认为,欧洲在“经济一体化”后对美国的依附,一方面有助于美国对苏联和德国进行“双重遏制”,使得美国有效承担起大西洋联盟中的领导责任和地位;另一方面有助于减轻美国在欧洲的经济负担,尤其是取消欧洲国家间关税壁垒的做法给美国带来了巨大的经济利益。
面对西方的经济围堵,苏联也推出“莫洛托夫计划”来抵制和反击"马歇尔计划",援助东欧经济发展,并与保加利亚、捷克斯洛伐克、匈牙利、波兰等东欧国家签订一系列贸易协定。
但“莫洛托夫计划”虽然极大地促进了战后苏联和东欧的复兴,加强了苏联与东欧社会主义国家之间的经济交往,但却制约了东欧国家和西方国家间的贸易关系,也是导致苏联、东欧严重背离世界经济贸易体系的因素之一,东欧经济发展越来越落后于西欧。
技术遏制:美苏博弈的核心领域
在冷战阴霾下,科技是美苏博弈的核心领域。
为了在技术方面围堵苏联,在美国的提议下,输出管制统筹委员会(Coordinating Committee for Multilateral Export Controls),又称巴黎统筹委员会(巴统,CoCom)于1949年正式成立,并于1950年1月开始活动。
作为一个不公开对外、没有正式条约的非正式国际组织,巴统集结了美国、英国、法国、德国、意大利、丹麦、挪威、荷兰、比利时、卢森堡、葡萄牙、西班牙、加拿大、希腊、土耳其、日本和澳大利亚等十七个成员国。
其宗旨是限制成员国向社会主义国家出口战略物资和高技术。列入禁运清单的有军事武器装备、尖端技术产品和稀有物资等三大类上万种产品。
此外,为了防止盟国对禁运政策的抵制,美国国会于1951年通过了《共同防卫援助统制法》(Mutual Defense Assistance Control Act of 1951),通过削减援助等方式逼迫西欧和日本进入共同防卫的轨道上来。
20世纪70年代后,为增加贸易收入,美国政府开始利用巴统“例外程序”,扩大出口禁运物资,但限制高新技术转移仍然是“缓和时代”不可突破的障碍。
1976年2月,国防部国防科学局研究小组向国防部长提交一份题为《对先进技术输出管制的分析》报告,系统论证了东西方贸易管制政策的重点从战略物资禁运转向限制高新技术转让的必要性和涉及的一系列政策问题。
1979年,美国《出口管制法》正式将限制高新技术转让作为出口管制的特殊重点,并将军事方面重要技术清单作为美国商品管制清单的组成部分,将计算机网络技术,大型计算机系统技术,软件技术,瞬时处理信息自动控制技术,集成材料、防务材料处理和制造技术,能源开采技术,大型集成、特大型集成设计、制造技术,军事仪器技术,电子通信技术,诱导和控制技术,超短波构成技术,军用车辆引擎技术,高级光学(包括光纤)技术,传感技术,海底系统技术等15种技术列为禁运范围,后来又将集成电路制造设备、工作母机、电子复合硅、激光装置增补列入对苏联的禁运清单。
1982年11月,美国建议在巴统管制清单中新增种类100余种,最终巴统成员国同意将其中58种纳入管制清单,包括浮动船坞、宇航船、太空登陆器材、超导材料、机器人、机器人控制系统、特殊合金生产技术和设备、海上油气开采技术等。此后高新技术的开放和禁运范围虽有微调,但阻止高新技术流向社会主义国家的总趋势不变,甚至得到了强化。
苏联注重发展和吸收对军工发展比较重要的重工业技术,在航空航天、潜艇等军工制造业领域的技术处于世界顶级的水平。
但片面发展军事重工业的苏联忽视了轻工业的发展,导致了畸形的经济结构。1940 年,苏联重工业占整个工业生产总值的 61.2%,1955 年上升至 70%,1960 年高达 72.5%。到勃列日涅夫时期,国家机器制造业产品中 60%以上是军事商品,而耐用消费品只占 5%-6%,国家发展科学的拨款中 75%用于军事科研。
当时苏联轻工业技术落后,甚至无法满足国民生活需求,严重依赖进口。在技术输入遭到围堵断绝的情况下,事关民生的轻工业无疑成为了与美国较量中苏联的一大薄弱环节。
面对严格的技术封锁,苏联转向东欧工业国家大量采购,或者花更大成本通过中立国进口西方禁止对苏联出口的技术设备,甚至通过地下渠道和商业间谍来获得先进技术。
70年代,由于局势的缓和,苏联加大了向西方采购机械设备的力度,化学、汽车、能源开采设备以及计算机等都是苏联引进的对象。但有限的技术引进也无法在短时间内,帮助苏联成为真正的技术强国,反而如饮鸩止渴,削弱了苏联加大自主研发的动力。
随着前苏联1991年解体,1994年4月1日,“巴统”正式宣告解散。但西方国家的技术出口管制并未就此消失,1996年以西方国家为主的33个国家签署了《瓦森纳协定》,接棒“巴统”实施新的控制清单和信息交换规则。
直击七寸:石油和粮食
苏联石油资源丰富,是其获取硬通货的主要来源。上世纪 60 年代,向西方出口石油的收入每年占苏联外汇总收入的 40%,到上世纪七八十年代,苏联的经济已经严重依赖石油出口。
但成也石油,败也石油。
1973年,由于第四次中东战争,“第一次石油危机”爆发,油价从每桶不到3美元涨至超过13美元;1979年,由于伊朗的“伊斯兰革命”以及随后的“两伊战争”,“第二次石油危机”爆发,油价再次从每桶14美元飙涨至35美元。
飙升的油价引发了西方工业国家的经济衰退,却为苏联送来了巨额的外汇收入,为与美国进行军备竞赛提供了经济基础。
但进入上世纪80年代,国家油价随着世界经济连续衰退而开始走软。1985年8月,沙特石油出口从不足 200 万桶/日猛增到约 600 万桶/日,年末更达到900 万桶/日。当年11 月,国际石油价格从30美元/桶一路下跌,在不到5个月之后跌至12 美元/桶。这使得苏联在一夜之间损失了超过100亿美元的硬通货,几乎是其硬通货收入的一半。
按照苏联能源部官方统计,1985-1988 年世界油价下跌,从 1984 年的 212.6美元/吨下降到 1988 年的 93 美元/吨,下降了129%,致使该国四年间共计损失400亿卢布。
与此同时,美元贬值使苏联每年减少大约 20 亿美元收入。这令本已问题严重的苏联经济雪上加霜,并成为了压垮苏联的最后一根稻草。
而导致油价急速下跌的沙特增产的背后力量一直被认为是来自美国。
上个世纪80年代初,里根政府的中央情报局局长威廉•凯西提出针对苏联的隐蔽经济战,其核心是通过对一个国家经济体进行研究,找到它的脆弱性,找到其咽喉命脉,并针对这种脆弱性,通过经济手段进行打击,削弱其国力。
中央情报局研究结果发现,苏联国民经济体系对油气出口的高度依赖。“在部分年份中,石油和天然气所赚取的硬通货占据苏联全部硬通货的60%-80%,并且这些收入成为苏联经济体制的一个支柱。苏联虽然从西方赚取硬通货,但它需要用这笔钱从西方购买粮食和技术,以维持经济体制这个庞然大物。”
于是里根政府决定从国际原油入手,一方面加强出口管制,通过禁运钢管和管道设备的措施,迫使西欧放弃与苏联业已签订的大口径管道出口协议,要求它的盟友减少对苏联集团石油贸易的依赖;另一方面,通过为沙特政府提供安全保障,并提供最先进的预警机和毒刺式导弹,与沙特结成反苏同盟。
 
(图片来源:中国经济网)
美国还通过限制苏联天然气出口数量、向苏联转让有误技术来破坏苏联经济。美国鼓励西欧国家利用各种替代能源,减少对苏联天然气供应的依赖。
此外,1983年,美国还将一项协议强加给了国际能源机构,限制欧洲从苏联进口的天然气比例,规定西欧从苏联进口的天然气不得超过其能源需求量的30%。这项协议于1983年5月在威廉斯堡的西方七国首脑会议上正式签署,它切断了苏联从西欧获取硬通货的渠道。
除了能源领域,美国还盯上了苏联的另一个软肋——粮食进口。
由于片面发展重工业,苏联对农业投资甚少,农业产出无法满足大众消费需求,上世纪七十年代之后,苏联成为世界最大粮食进口国,而美国正是世界最大的粮食出口国。
以苏联入侵阿富汗为由,美国总统吉米•卡特于1980年1月宣布对苏联实施粮食禁运,中断1500万吨对苏出口粮食,并协调加拿大、澳大利亚、欧盟等美国传统盟国参与这次粮食禁运,保证它们向苏联出口粮食不超过“正常和传统” 水平。
为应对“粮食禁运”,苏联采取优先从多国进口的方式减少对美国的过分依赖。1980-1981年苏联从阿根廷粮食进口量超过了美国,成为了苏联第一位粮食进口国。与此同时,苏联还扩大了加拿大、澳大利亚和西欧的粮食进口量。
1981年里根上台后,在3月24日部分取消长达15个月的对苏联粮食禁运,3个月后恢复对苏联大量出售粮食。虽然美国重新向苏联出口粮食,但苏联粮食从多国进口的政策仍在继续。美国的禁运使苏联和美国均受到了一定的冲击。
冷战的终结
东欧剧变、德国统一、华沙条约组织和经济互助委员会解散、苏联解体,20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发生的这一系列重大事件被看作是冷战时代结束的标志。
美国对苏联的缓慢绞杀过程中,经济方面利用贸易管制、经济制裁和拉拢盟友的方式,阻碍苏联贸易发展,断绝其与世界经济的联系;技术领域,联手西方国家实施限制高新技术转让的管制政策;此外,美国根据苏联是粮食进口大国以及对石油出口依存度高的特点,针对性地对苏联经济贸易的痛点及弱点进行突破。
虽然苏联也采取了一些反制措施,例如拒绝批准“布雷顿森林协议”,不允许东欧各国加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推出“莫洛托夫计划”开展国际经济合作,但效果并不显著,经济结构的失衡与计划经济体制的不灵活制约了其反制美国的能力与空间。
实际上,在20世纪70年代,两大集团的较量中,苏联还占着上风。当时苏联经济总产量相对美国缓慢但稳定增长,钢铁等特殊产品的产量超过美国。在苏联出口中占巨大份额的能源和黄金价格都大幅度上涨。
而与此同时,西方世界却陷入动荡,1975年经历了自上世纪30年代以来最严重的经济衰退,布雷顿森林体系陷入混乱,滞涨在大多数市场经济国家造成了严重的政策困境。
但或许正是这段时期相对的繁荣掩盖了苏联经济中的根本性问题,包括重工轻农、片面发展军事工业的畸形经济结构和过于依赖石油的外汇收入来源。
忽视了这些问题的苏联继续将大量的资源投入到与美国的军备竞赛和"星球大战"中去,人民生活水平每况愈下,最终导致社会动荡,政权松动,走向解体。




在又一批互加关税生效的8月,中国持美债连降三月,创14个月新低,日本持仓创近七年新低。当月美国两大海外债主中日两国的减持规模分列前两位,巴西晋升美国第三大债主,持仓和沙特均创各自历史新高。
在第二批互加关税清单生效、中美官员曾短暂贸易磋商的8月,中国的美债持仓再创新低,中日两大美国海外“债主”成为当月美债最大卖家,巴西和沙特是两大买家。
美东时间16日周二,美国财政部公布的国际资本流动报告(TIC)显示,今年8月中国(内地)所持美国国债规模环比减少59亿美元至1.1651万亿美元,连续第三个月减持,继7月创六个月新低后,8月持仓创去年6月以来新低。但8月减持规模不及7月,7月减持77亿美元,抛售力度为六个月最大。
 
TIC报告还显示,日本持有美债规模仍仅次于中国,8月持仓环比减少56亿美元至1.0299万亿美元,创2011年10月以来新低,抵消了7月增持,7月持仓环比增加51亿美元,6月持仓创六年新低,环比减持184亿美元。
 
华尔街见闻注意到,8月中国和日本成为抛售美债最多的美国国债海外持有者,巴西成为最大的买家,巴西和沙特的当月持仓均刷新自身的最高纪录,增持规模分列前两位。
8月巴西持仓环比增长181亿美元,超越爱尔兰,晋升美债第三大海外持有地区。今年6月巴西的持仓也曾超过爱尔兰,创纪录地突破了3000亿美元,但当时巴西的持仓只环比增加了9亿美元。
 
在十大美债海外持有国家地区之中,除了巴西,还有英国、卢森堡、开曼群岛和沙特四个增持,其中沙特持仓增加27亿美元,增至创纪录的1695亿美元,增持规模仅次于巴西,英国、卢森堡、开曼群岛分别增持9亿、26亿和16亿美元。
 
此前被海外视为中国持美债离岸中介的比利时8月持仓仍排在第12位,连续第二个月持仓下降,8月和7月持仓均减少2亿美元,7月为四个月来首度减持,6月增持42亿美元。
以下TIC截图展示了2017年8月至2018年8月主要国家地区每月持有美债规模,单位为10亿美元。
 
金融博客Zerohedge认为,美债抛售导致了美元在全球央行储备的所占比例降至2013年以来最低水平。其提到,高盛经济学家Zach Pandl 认为,美国对俄罗斯的制裁可能是最近美元在全球央行储备中占比下降的最大推手。
 
华尔街见闻此前提到,俄罗斯从今年4月起不再被列入TIC的美债主要海外持有者名单,4月俄罗斯的美债持仓环比几乎剧减50%,5月减幅至少将近40%。
而Pandl指出,在美国财政部宣布新的对俄罗斯商人、企业和政府官员制裁后,近4月到6月,俄罗斯的1500亿美元美债持仓减少了850亿美元。
IMF最近公布,今年第二季度,全球央行外储中的美元配置比例降至62.3%,欧元、日元、人民币占比均上升。Pandl认为,如果其他主要持有者也像俄罗斯央行的持仓那样变化,美元的外储占比可能进一步下降。
不过,华尔街见闻会员专享文章《报复美国,俄罗斯清仓式减持美债狂买黄金》曾指出,俄罗斯去美元的案例不能套用在中日身上。
体量较小的国家自身外储在市场中体量也较小,他们在美债市场可以更轻易的买入和抛售。对于中国和日本这种体量巨大的国家来说,美国国债市场依然会是外汇储备的第一选择。


首先,中日和美国之间的贸易来往密切,也基本都以美元结算,美国国债市场对于中日两国来说都有得天独厚的优势。其次,放眼全球市场,很难再找出第二个能有容量来接纳有如此巨大体量的参与者,并且波动相对稳定的市场。
同在8月,中国外储环比减少82.3亿美元,终结了两个月连升,外储余额创十个月来新低。本月初公布的9月中国外储连续第二个月下滑,环比下降227亿美元,今年以来首次跌破3.1万亿美元。
9月外储数据公布后,外管局新闻发言人王春英表示,在汇率折算和资产价格变动等因素综合作用下,外储规模小幅下降,展望未来,外储规模有望在波动中保持稳定。


中国金融期货交易所研究院首席经济学家赵庆明此后向第一财经表示,人民币汇率走弱产生了一些资金流出的压力,这对外储有所影响。另外他也提到了美债持仓的影响:
“我们外汇储备里面三分之二是美元资产,里面占大头的是美国国债,还有其他一些美国债券,美联储继续加息,美国国债的估值会下降,美国债券价格也会下跌。另外欧洲的货币政策也在逐步退出宽松,欧洲的债券价格也在下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