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投研中心

您当前所在位置 :投研中心

罗伯特·巴罗:更多的国际贸易有益于全世界

   有关罗伯特·巴罗(Robert Barro)什么时候能获得诺贝尔奖的讨论,从2014年就已经在网络上出现。作为当今世界上最具影响力的经济学家之一,巴罗对宏观经济学、经济增长、货币理论与政策等领域有着特殊贡献。事实上,他已被世界经济学界公认为未来的诺贝尔奖得主,这一切可能只是时间问题。
   作为期货行业“国际范儿”十足的盛会,2018第三届中国(郑州)国际期货论坛特别邀请巴罗教授,为中国的经济和产业界人士作有关世界宏观经济走势与分析的主题演讲。论坛召开前夕,期货日报记者有幸接到做巴罗在中国这几天行程向导的任务。几天接触下来,记者被他对经济类学术问题专注专业的态度所感染,也看到了一位著名经济学家更生活化的一面。


   印象 腼腆且热情的经济学者

   巴罗,1944年出生于美国纽约,今年已是74岁了。少年时期的他曾痴迷于物理,所以在读大学时选择了加州理工学院的物理学专业。在加州理工学院,他有幸得到了天才物理学家理查德·费曼(Richard Feynman)的指点。不过,在理查德·费曼的言传身教后,巴罗意识到自己在物理学领域有所建树的可能性不大。于是,1965年从加州理工学院毕业后,他毅然选择了经济学作为新的努力方向,并进入哈佛大学求学。1970年,他获得经济学博士学位,从此开启了自己的经济学家之旅。此后,他在许多大学任过教,其中包括布朗大学、芝加哥大学、罗彻斯特大学。1986年,他回到母校哈佛大学,并一直在此任教。现在,他是该校的瓦博格经济学教授,同时还是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高级研究员。
   受2018第三届中国(郑州)国际期货论坛的特别邀请,巴罗来到了中国,为中国的经济和产业界人士作有关世界宏观经济走势与分析的主题演讲。论坛召开前夕,期货日报记者有幸接到做巴罗在中国这几天行程向导的任务。几天接触下来,记者被他对经济类学术问题专注专业的态度所感染,也看到了一位著名经济学家更生活化的一面。
   在一个有些炎热的午后,记者在巴罗入住的酒店大堂初次见到了他,虽然他在凌晨才抵达郑州,但脸上却没有出现一丝一毫时差带来的倦容。走出校园的他褪去了经济学家的光环,身穿一件简单的T恤和一条牛仔裤,客气地和记者打着招呼。他是世界上最具影响力的经济学家之一,但在记者的初次印象中,他只是一位温文尔雅、笑容亲切、有些内向腼腆又带着些学术气的美国老人,很好相处,名利没有给他带去丝毫高高在上的姿态。
   在生活中,巴罗是个非常内向腼腆的人,话很少,基本上不主动说话,但对于在中国看到的一些事情,他总是抱有极大的好奇心,比如,街道两侧许多正拔地而起的高楼、正在参加军训的大学生以及尝试的各种美食。
   在参观河南大学时,新生正在进行入学军训,嘹亮的口号和整齐的方阵让巴罗感到十分新奇,他倚靠在操场的拦网旁,仔细地观察这些军训的学生,脸上还带着孩童般的笑容。美国的大学没有军训,这是他第一次见到这种形式的训练,他饶有兴趣地看着,并不断向随行人员询问学生们都是在做什么、为什么这样做。
   然而,每当有人和他谈起经济类或政治类的话题时,巴罗则会一改平时腼腆的常态,十分热情且滔滔不绝,他的语速并不快,时不时也会停顿下来思考。对于来到中国后不断的“应酬”,他非常耐心,始终礼貌待人,仔细倾听并认真回答可能已经反复听过或被问过多次的问题。
   巴罗告诉记者,他已经不是第一次来中国了。之前,他和夫人一起去过中国的很多城市,例如,上海、北京、深圳、成都、西安甚至西藏。对于河南郑州,他表示这是第一次。他说:“我对郑州目前的发展给予极大的赞叹,从城市的卫生环境到交通的便利程度,从人们的生活水平、道路规划到建筑的数量,都可以看得出,郑州是一个经济发展较好且还处于快速发展的城市。”

   主张 自由贸易对全世界有利

   在2018第三届中国(郑州)国际期货论坛上,巴罗作了有关世界宏观经济走势与分析的演讲,得到了热烈反响。近段时间以来,他的研究涉及罕见的宏观经济灾难、公司税改革、宗教与经济、经济增长的经验决定因素,以及公共债务和预算赤字的经济影响。对于中美贸易摩擦会给世界经济带来怎样的影响,他一直保持着密切关注,同样也是他最近的研究重点之一。
   “其实,无论愿意承认与否,在某种意义上来说‘贸易战’已经开始了,未来只是存在是会升级还是会结束的问题。”巴罗告诉期货日报记者,事实上,贸易摩擦来源于一种重商主义,认为出口是很有吸引力的,因为它们代表了一国的生产和就业,而进口是不可取的,因为这样会导致国内就业减少,但这是一个关于国际贸易如何运作的误导理论。
   他进一步解释说:“在重商主义的观点中,贸易的好处来自于卖东西,这将带来资产积累,而买东西则看起来很糟糕,耗尽资产。毫无疑问,自由贸易对整个世界都是有利的。我希望所有的这些消极情绪,包括来自经济学家或金融市场的消极反应,能影响特朗普放弃这一点。”
   在美国东部时间9月17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将对价值2000亿美元中国进口商品加征10%关税,将于9月24日生效,并将在2019年1月1日起上升至25%。在此之前,美国已对价值500亿美元的中国产品加征关税。
   在巴罗看来,没有国外产品的生活,对美国人的伤害要大于对其贸易伙伴的伤害。当其他国家不可避免地反制时,结果只会变得更糟。国外已经开始限制美国产品的出口,他们正在达成没有美国参与的自由贸易协定。“我们很难抱怨日本扩大了与其他亚洲国家或欧盟的贸易,但这种扩张是以牺牲美国出口为代价的。即使美国总统和他的一些顾问无法理解,但自由贸易的根本利益仍然是存在的。贸易使得各国将其努力和生产集中在他们具有相对优势的商品和服务上,这可能是因为他们天然的优势,也可能是因为他们选择专业化的产品所带来的规模效益。这不是一场零和博弈,更多的国际贸易有益于全世界。”巴罗解释说。
   “如果特朗普想重建贸易体系,这将非常危险。”巴罗分析说,因为特朗普不尊重规则。一般来说,社会及国家需要法治、规则来管理生产和贸易活动,但特朗普喜欢把这一切看成是特例,然后他可以讨价还价,好像所有的一切都是在谈判做生意,而不是在既定规则下各国可以相互影响的生意,这是一种非常有害的方式。

   看法 期市将发挥更重要作用

   当被问及对于中国经济发展的看法时,巴罗表示,中国经济取得的成就十分显著,而且未来中国经济仍将保持十分强劲的发展态势。他说:“我们要从更长远的角度来看这件事情。20世纪70年代以来,中国进行改革的努力令人惊叹,中国在经济方面取得的成就可能是所有国家中最好的。我还了解到,在过去40年里,中国很多地区的许多人实现了脱贫,这是一件非常令人赞叹的事情。”
   “不过,需要注意的是,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都不会永远保持8%—10%的高经济增速。随着经济发展程度提升,经济增速会逐渐减缓,这也是一个经济体从发展中经济阶段迈向发达经济阶段过程中必然要经历的。在这个过程中,同样伴随着投资回报率的下降。因此,中国未来经济平均增速也不会长期保持在6%—8%的水平。”巴罗还指出,在经济运行的过程中,中国还有很多需要关注的问题,比如,信用风险问题。总之,中国经济未来的发展仍然会很强劲。
   关于对人民币汇率的看法,巴罗说:“短期的汇率波动很难解释,但我相信中国政府能够保持人民币汇率的相对稳定。从长远趋势看,未来人民币会逐步升值,这符合中国经济发展的情况。”
   从物理学到经济学,从开始的凯恩斯主义到后来的新古典宏观经济学,再到最后的经济增长领域,纵观巴罗数十年的学术道路,其实是对经济学的一个核心词汇——选择,做出了很好的诠释。他一直在变、在选择,但不变的是他对学术的热情。
   事实上,在巴罗踏上这次中国之旅之前,他并不是十分了解中国期货市场的发展。不过,他平时做的一些研究,有的会涉及期货市场。他说:“总的来看,我们能从期货市场学到很多来自市场的信号和信息。当我在做经济衰退时期的学术研究时,也会参考期货市场上的价格指标,从中去寻找对包括贸易摩擦在内的一些事件的指示性信号。”
   他认为,期货市场的各种指标能反映出很多信息,包括期货价格。期货市场价格是对未来价格的预测,它将反映未来的经济状况,包括贸易摩擦及其他。对经济学家来说,这个市场是非常有启发性的。“我在论坛的演讲中提到,我特别关注罕见的宏观经济‘灾难’,比如,近期的经济大衰退和20世纪30年代的经济大萧条,我期待能提前从期货市场上获得这些事情可能会发生的某种信号。”巴罗分析说,期货市场也对中国乃至世界的商业、产业、企业经营提供了一个风险管理平台,这是非常重要的。他相信,中国的期货市场无论是商品期货还是金融期货,都正在发挥越来越重要的功能。
   当被期货日报记者问及对2018第三届中国(郑州)国际期货论坛的印象时,巴罗真诚地说:“这是一场非常好的活动,可以看得出,论坛吸引了一大批行业内外的人士参与。大家很开心也很惊讶中国金融市场取得的成就。未来,中国的金融市场也将扮演越来越重要的角色,所以我非常乐意能参与这次论坛,并从中得到一些反馈。”
   此外,巴罗还表示,在金融市场和宏观经济学之间的相互作用方面,有很多有趣的研究,建议今后的论坛可以尝试多安排一些这方面的内容,比如,可以尝试换一种形式来讨论宏观经济问题,以解决国际争端,或者其他被认为是核心的问题。


   记者手记

   静心听世界  用心做研究

   无趣的学术模型、枯燥的数字图表、日复一日的研究分析,这里的任何一项对普通人来说可能都是无法坚持的,但对巴罗来讲,其中却蕴含了无与伦比的乐趣。
   热情、专注,是巴罗面对经济学时的标签,而他并非一开始就热衷于此。他在大学时期主修物理学,师出名门的他经过几年的研究后发现,自己在物理学上的天分可能有限,无法走到这个领域的顶峰位置,也许该试着换一条路。于是,在研究生时期,他转向研究经济学。从1965年至今,他研究经济学已经超过50载,但每每与人谈论起宏观经济、经济增长等有关问题,他的眼睛中似乎仍闪烁着光芒。
   在与巴罗相处的几天时间里,期货日报记者发现,他其实是一个非常内敛、慢热的人,有关生活中的话题,他很少参与,只是静静聆听,偶尔插一两句,接着又退回沉默中。只有谈论起经济领域的话题,才能勾起他的兴趣:滔滔不绝地与身边人谈论自己的见解,并不断抛出问题,似乎想从旁人的一言两语中给自己带来不同角度的思考。
   也许,每一位名人都有自己的小世界,能在其中最大程度地发挥自己的价值,而在攀登人类艺术或科学高峰的路上,则要求有十分宁静的内心世界。在记者看来,巴罗就是这样拥有宁静内心世界的人,以便在面对学术难题时,能以百分百的热情和专注去解决它们。
   作为一名学者,巴罗十分“高产”。目前,他已发表了数百篇论文和十多本专著,其研究领域涉及财政政策、经济增长,以及政治、人口、教育、文化等各个方面。他的两部教材《宏观经济学》和《经济增长》分别是本科生和研究生教科书的经典之作,对万千学子产生了重要影响。他的研究对于这个世界的贡献,仍在通过一代代的学子不断延续。
   有人说,对于巴罗,或许就欠一个诺贝尔奖。也许吧!但不管今后他是否真的能众望所归地获得诺贝尔奖,我们会记得,2018年,在郑州一个午后,他拿出一本名叫《货币、就业和通货膨胀》的著作,微笑地在扉页写下“希望你能享受这本无与伦比的书”时,那种发自内心真情实感的流露。
   诺贝尔奖对于巴罗只是锦上添花,而他对世界经济的贡献从不会局限在那个小小的奖杯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