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投研中心

您当前所在位置 :投研中心

国际化经营不忘服务实体初心

  与期货品种国际化姗姗来迟相比,我国期货业很早就迈出了国际化步伐。
   2006年,在CEPA协议框架下,首批6家境内期货公司获准在香港设立分支机构,这被看作中国内地期货业尝试“走出去”的第一步。
   12年来,有不少境内期货公司先后在境外设立分支机构并开枝散叶,一些境外分支机构羽翼渐丰,已经具备国际化服务能力。
   无疑,在我国期货市场国际化进程中,这些公司和机构当仁不让,将肩负起向全球推介中国境内期货市场、引导境外产业和机构客户参与中国境内期货市场、充当境外投资者与中国境内期交所沟通桥梁的责任和使命。
   与此同时,这对“走出去”的境内期货公司来说,也是机遇。


   期货公司初具国际化服务能力


   2017年4月,中国证监会发文明确,我国境内期货公司在境外设立、收购或参股期货类经营机构将由原来的审批制转为备案制。这再次激发了境内期货公司“走出去”的热情,纷纷把“走出去”的第一站定在香港。据统计,截至2017年年末,有超过20家境内期货公司“走出去”,在境外设立分支机构从事期货类业务。
   广发期货是首批获准在香港设立分支机构的境内期货公司之一。经过十年发展,广发期货香港子公司注册资本已从最初的1000万港元增至目前的5.51亿港元,业务覆盖境外多家衍生品交易所。随着公司国际化战略的推进,2013年,广发期货通过香港子公司进行境外并购,设立了广发金融交易(英国)有限公司。这起并购是境内期货公司首例境外并购,在我国期货业发展史上具有标志意义。
   “为适应国内期货市场国际化需要,广发期货不仅在综合服务能力上下足了功夫,而且积极谋求银行间合作,为境外客户提供最方便的存管银行开户服务。”广发期货董事长赵桂萍对期货日报记者说,公司已与中国银行、星展银行达成合作协议,为客户提供异地见证服务,“境外客户从文件准备到提交审批这一过程,我们都会给予充分的指引和帮助,经受权后由专人为境外客户在国内柜台提交资料,简化存管银行开户服务”。
   为拓展国际化业务,华泰期货通过引进等方式组建了一支具备国内国际双重视野和熟悉境内境外市场的国际化人才队伍。“同时,我们不断完善香港子公司和美国子公司的组织架构和业务范围,使其差异化经营,进一步提升市场影响力。”华泰期货总裁徐炜中说,“特别是要建立境内外资源整合机制,实现境内境外互联互通。同时,公司充分发挥在场外期权、投研、IT和风险管理等方面的综合竞争优势,将境外成熟业务模式和优秀投资机构‘引进来’,在境内进行嫁接、转换。”
   成立不到3年的海通期货香港公司将业务重心放在能源化工领域。“我们的客户以机构为主,其中大部分是公募基金,主要交易原油期货等。因此,我们非常注重能源化工产业链衍生出来的对冲和套利服务,包括场外业务。”海通期货香港公司执行董事江林强向记者表示,能源化工产业链很长,机构对冲交易的需求很大,为此公司在2017年增资4000万港元,为相关业务开展提供资本支持。
   “作为期货市场国际化的主要参与者,期货公司有责任和义务充当境外投资者和境内交易所的桥梁和纽带。”金瑞期货总经理卢赣平如是说。


   为“走出去”企业提供风险管理服务


   在中粮期货(国际)有限公司总经理张明华看来,中国期货市场国际化进程,也是境内期交所、境内期货公司和市场交易者三大主体“走出去”和“引进来”的过程。
   “原油和铁矿石是两个成熟的品种,未来包括基础金属、贵金属、农产品、化工品在内的其他成熟品种,也都会逐步引入境外交易者。”张明华说,在全球金融市场联动性日益增强的背景下,境内投资者有参与境外市场的需求,境外投资者也有参与境内市场的需求。特别是跨国经营企业经常会面临跨境风险管理等问题,境内期货公司的境外分支机构应积极主动为“走出去”的中国境内企业提供相关风险管理咨询和服务。
   南华期货总经理、横华国际董事长罗旭峰也认为,随着经济全球化的日益加深,以及“一带一路”建设的深入推进,越来越多的中国境内企业“走出去”参与国际竞争,包括参与国际大宗商品贸易。在这些企业“走出去”的过程中,需要中国境内的金融服务企业同步提供配套的境外金融保障服务,包括价格风险管理服务。南华期货在中国香港,美国和新加坡均设立了分支机构,目的是为中国境内企业在境外提供价格风险管理服务,从而更好地服务实体经济。
   卢赣平介绍,金瑞期货(香港)有限公司的业务重心是产业服务。公司充分依托服务江铜集团的经验,为产业客户在国际贸易、“一带一路”建设乃至国际化资源布局中提供技术、研发、交易等配套服务,协助大型产业客户打造自身的国际化平台。
   “在为客户提供服务的同时,我们公司的国际化业务也会上一个新台阶。”卢赣平说,公司通过拓展基础经纪业务,可以与全球交易者建立长期合作关系。同时,公司还要发挥与风险管理、资产管理业务的协同效应,打造具有国际竞争力的境外业务拓展平台。


   提升综合竞争力需要政策支持


   我国期货市场国际化的推进,在给期货公司提供发展机遇的同时,也将加速期货行业洗牌。在徐炜中看来,未来有两类期货公司能较好地生存下来:一类是依靠在某一领域的专业或资源优势的专业化期货公司,另一类是具有专业化、差异化核心竞争力,综合实力较强的大型期货公司。“走出去”的境内期货公司不仅延伸了中国境内期货市场的触角,而且其国际化经营还有助于提升自身的竞争力。
   从首批境内期货公司获准赴港设立分支机构距今已有12年。从市场反馈的情况看,境内期货公司“走出去”仍面临不少“烦恼”。
   “当前境内期货公司在国际化经营上仍面临三方面的困难。”徐炜中向记者表示,一是境内外市场在交易、结算、风控及监管等规则上存在差异,深入熟悉和理解境外市场的规则和监管要求,还需要一定业务积累;二是组建精通境内外市场文化和熟悉不同类型客户需求的国际化人才队伍,难度很大;三是境外分支机构从筹建到扩大经营,需要强大的资本支持,当前的外汇管理制度使得境外分支机构资本金无法得到及时有效补充,限制了境外分支机构业务的发展。
   据记者了解,对于上述这些困难,有一些,期货公司可以通过提高专业服务能力来解决,还有一些则需要相关政策支持和引导。
   “目前,国内的原油期货和铁矿石期货已经引入了境外交易者。要想进一步提升我国期货市场的国际化水平和定价能力,就应该让更多的境外投资者参与到国内期货市场中来,特别是境外机构投资者。”罗旭峰建议,将QFII、RQFII投资范围扩展到商品期货领域,以进一步优化国内期货市场投资者结构。
   卢赣平认为,构建全面对外开放新格局的核心在于提升综合竞争力,增强期货自信。一方面要培育壮大国内期货市场优秀参与主体,吸引更多有实力、抗风险能力强的机构客户入场;另一方面,也要丰富产品种类、完善交易规则等,方便与境外市场对接,使境内外期货及衍生品市场互通。此外,还要进一步健全期货市场法律体系,为市场国际化保驾护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