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投研中心

您当前所在位置 :投研中心

发达国家“铁锈地带”复兴经验及启示

 产业重塑、统一规划、环境整治等是关键性的路径

 


  A    形成原因
   


   从定义上看,“铁锈地带”的形成与发达国家进入后工业化阶段有关,但实际上“铁锈地带”形成的原因是复杂且多样的,综合来看大致有三个方面的原因:
   一是产业结构的单一导致产业优势边际递减直至衰退。第一次工业革命发生于18世纪60年代至19世纪40年代,蒸汽动力的使用标志——煤炭成为工业发展的主要能源,一些煤炭资源十分充足的城市和地区发展起来,如英国的伯明翰、美国的匹兹堡以及德国的鲁尔工业区等。在煤炭产业发展的推动下,炼焦行业、电力行业、钢铁行业甚至是化学工业都得到了长足的发展。然后,这种以煤炭能源为主导的产业发展模式在19世纪中期第二次工业革命后开始改变。内燃机的问世标志着原油开始成为工业发展的主要能源,煤炭以及煤炭支撑的重工业优势逐渐减弱,最终变成衰退行业。
   二是资源枯竭,区域环境持续恶化。在这些城市高速发展的时期,资源被过度开采,造成一定程度的资源枯竭。另外,在重工业的影响下,环境持续恶化,发展优先于环境的理念使得这些地区生态恶化的程度要远高于其他地区,人们的生活和日常活动受到极大破坏,随着人口的迁出,这些地区逐渐丧失了发展的活力。
   三是传统发展模式阻碍创新以及技术更新。“铁锈地带”一开始因为运用最先进的技术,不仅降低了生产成本,提高了相应的生产力,最终整个工业区的大多数企业都采用了同样的技术,加工、制造以及销售集于一体。但是随着世界经济的不断发展,技术呈现多样化格局,经济全球化引发了新的城市职能分工,产品设计、加工、制造以及销售的地域格局被打破,“铁锈地带”由于依赖于原有的发展而阻碍了自我转型的实现,最终使得整体技术逐渐老化,并走向衰退。


   B    复兴的成功案例
     


   上述“铁锈地带”基本是全球众多“铁锈地带”发展的缩影,但是在资源枯竭、环境恶化甚至是技术严重落后的情况下,这些城市和地区并没有放弃发展的机会,相反,他们提出了不同的解决方案,并付诸实践,最终,有的城市和地区擦亮了“铁锈”,实现了复兴,也有的城市和地区转型失败,依旧“锈迹斑斑”。成功案例值得借鉴,失败案例也值得反思,避免重蹈覆辙。从历史来看,实现“铁锈地带”复兴的城市和地区包括德国鲁尔工业区、法国洛林区、英国伯明翰以及美国匹兹堡等,转型失败的典型例子是美国底特律。
   德国鲁尔工业区:环境治理,推动新兴产业
   鲁尔工业区曾是德国发展的“心脏”,工业增加值一度占据德国总量的40%左右,以煤炭采掘为基础,随着煤炭的综合运用,其炼焦、钢铁以及化工产业都得到发展。“二战”之前,丰富的煤炭资源带动了钢铁行业需求的快速增长,就业形势良好,人民生活蒸蒸日上。“二战”期间,鲁尔工业区也为德国提供了源源不断的物质补给。但是在战争结束后,战败的德国经济凋敝,鲁尔工业区萧条的景象随处可见,叠加前期过度开采,资源开始枯竭,单一结构的重工业弊端逐渐暴露。很多煤矿、钢厂开始倒闭,失业人数不断增加。
   从20世纪60年代开始,鲁尔工业区开始了漫长的改革和转型之路:20世纪60年代,当地政府制定了《鲁尔发展纲要》,通过提供优惠政策和财政补贴对传统产业进行清理改造,同时也投入了大量的财政资金进行基础设施的改造。此外,还兴建了大批高校和科研机构,特别是1965年建立鲁尔大学、1968年建立多特蒙德大学,为地区下一步发展奠定了基础。
   经过10年的发展,到了20世纪70年代,当地政府加大经济和技术方面的支持,逐步建立包括健康、生物、物流等在内的新兴产业。
   20世纪80年代以后,当地政府充分发挥鲁尔工业区不同行业的特点,形成各具特色的优势行业。例如,鲁尔区1989年提出“IBA计划”,将独立运作的博物馆、休闲、景观公园、购物旅游等地区进行统一开发,建成了覆盖整个鲁尔区的一条“工业遗产之路”的参观路线,使工业旅游成为鲁尔区的新经济增长点。
   经过40年的转型调整,目前鲁尔地区已经成为德国环境优美、适宜居住的地区,也形成了颇具特色和影响力的信息与通讯、纳米材料、医学技术及新能源、新材料和旅游等高科技产业。
   英国伯明翰:保留传统,构建多元化的产业体系
   伯明翰是英国一座典型的矿业城市,18世纪至19世纪,随着工业革命的推进,原本就有制造业“家底”的伯明翰一举成为英国制造业的中心,迅速发展起庞大的冶金和机械制造工业,成为当时铁路机车、蒸汽机和船舶的制造中心,在长达一个半世纪的时间享有“世界工厂”的名声。但是进入20世纪,煤炭资源的枯竭和经济形势的转变使得伯明翰昔日风光不再。“二战”期间,由于遭受了猛烈的轰炸,城市道路和工厂大量被破坏。“二战”后英国经济地位开始衰落,伯明翰经济进一步恶化。20世纪70年代以后,其失业率达到25%,另外,重工业的发展也使城市深受环境污染和雾霾的影响。
   从上世纪80年代中期开始,伯明翰开始从重工业向服务业转型,对此当地政府制定了产业转型方案:一方面大力发展服务业,并提高服务业占整体国民经济的比重;另一方面深化制造业内部结构的调整,构建多元化的产业体系。在进行传统行业的改造升级中,没有对传统行业进行全盘否定,对于纺织、采矿等行业实施逐渐淘汰政策,集中财力发展食品加工、机电以及汽车制造等极具潜力的行业,同时还保留了历史悠久的行业,例如珠宝加工。
   当地政府还不断对工业区进行改造升级,大力发展会展、金融、旅游、零售等服务产业,最终实现了向服务业转型升级的目标。目前,伯明翰不仅是英国制造业的中心,也是世界知名的时尚新区,各类型国际工业、艺术展会频繁不断,服务业已然成为其支柱产业。
   美国匹兹堡:依靠高校带动经济
   19世纪中期的匹兹堡是当之无愧的美国钢铁工业中心,同时也是全球领先的制造业中心,被誉为美国的“钢都”。19世纪后期,美国加快西部开发,丰富的煤炭资源叠加源源不断的劳动力为匹兹堡的发展提供了强劲的动力。但是进入20世纪50年代,以钢铁产业为中心的重工业给环境带来了沉重的负担。另外,进入20世纪70年代,美国经济萧条使得需求开始下滑,匹兹堡钢铁产业开始出现产能过剩的局面,而日本以及韩国钢铁行业的崛起进一步加剧了匹兹堡钢铁产能过剩。面对严重的供需不平衡,匹兹堡钢铁企业开始大规模裁员,城市陷入衰退。
   匹兹堡城市的转型主要从环境治理入手。“二战”结束后,当地政府开始推动城市发展的“三次复兴计划”。第一次复兴计划始于“二战”之后,匹兹堡开始致力于环境治理,大量工厂开始外迁。第二次复兴计划始于20世纪70年代,匹兹堡开始重视文化以及社区建设,大量钢厂开始关闭裁员。但是美国经济的衰退使得钢铁企业继续受到冲击,不断高涨的失业潮使得政府开始转变治理策略,由原先的环境治理为主的政策转为实施地区经济多元化战略,促进新兴产业的发展。第三次复兴计划使得匹兹堡的经济基础转向教育、旅游和服务业,尤其是医疗和以机器人制造为代表的高技术产业。
   第三次复兴计划尤为关键,主要推动力就是教育资源的兴起。大学作为城市的东道主,欢迎各类型企业进入,并将其介绍给开发、研究、技术以及教育行业的其他企业。随着教育资源优势不断扩大,大学对城市经济的贡献也越来越大,例如,匹兹堡大学医疗中心已成为宾夕法尼亚州西部就业机会的最大提供者,雇员高达5万人,比钢铁工业鼎盛时期的雇员还要多。
   时至今日,匹兹堡从一座钢城转变成一个高科技研发中心,尤其是在绿色技术、教育培训以及研发领域都取得了长足进展,权威性的经济刊物EIU把匹兹堡列为了“全美最适宜居住的城市”。


   C    复兴的失败案例
   



   底特律的辉煌与汽车产业息息相关,凭借工业的发展,其形成了十分巨大的工业产能,叠加得天独厚的地理条件,底特律人口迅速扩张,成为美国乃至世界的汽车工业之都。“二战”期间底特律得到了长足的发展,“二战”之后底特律的汽车工业从技术水平到设计水准均大幅度提高。20世纪60年代初,底特律进入全盛期,成为全球最大的制造业中心。但是随着民权运动的兴起,底特律的白人逐渐失去安全感,开始成批向城外迁移,商业和金融也开始大量撤出,资金不断外流,而石油危机也重创美国汽车工业,日本、欧洲等汽车制造商的崛起更对美国汽车制造业形成了威胁。
   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再次重创底特律,通用、福特等企业跌入谷底,城市失业率达到18%,远高于全国水平。在改革过程中,当地政府过分依赖于汽车产业,认为经济可以解决一切问题,底特律的城市结构、产业布局都是以汽车制造的需求为先导。这种单一的汽车制造业和基础设施先行的模式,遇上了20世纪80年代经济全球化浪潮下美国汽车业的全球化生产布局,最终导致底特律错失改革和转型的时机。


   D    对我国的启示
   



   东北地区作为中国的老工业基地,近年来经济下行压力不断增大,不仅引发了市场的持续关注,同时也引起了如何借鉴国外“锈带复兴”成败经验来振兴东北的讨论。但是东北地区的转型升级绝没有那么轻松和简单。东北三省人口过亿,面积两倍于法国,工业底子不差,农业堪比乌克兰,有齐备的产业链条。但是在东北地区发展的过程中,重工业比重过大,庞大的资产沉淀注定了东北地区经济的转型是痛苦而艰难的。“振兴东北”早在2004年就被提出,尽管国家提供了大量的资金和技术支持,但东北地区经济迟迟没见起色。2016年,《国务院关于全面振兴东北地区等老工业基地的若干意见》对外发布,意见提出到2020年,东北地区在重要领域和关键环节改革上取得重大成果,在此基础上再用10年左右时间,实现全面振兴。
   结合国外“锈带复兴”以及当前中国经济的实际情况来看,我们认为当前东北地区首先应该加大人才吸引力度,同时要以高校为平台,加大人才的培养,为经济转型打下坚实的基础。其次,积极响应国家扩大内需的号召,加大对新兴产业发展的支持力度,催生新供给、释放新需求。例如吉林通化市依托资源优势,用20年时间造出一个千亿级的医药健康产业,为东北老工业基地转型升级探索出一条“绿色道路”。最后,积极与发达省市对接,通过合作解决国企改革,盘活沉淀资产,加快先进制造业发展等目标。
   近日,按照国务院有关要求,国家发展改革委印发了《辽宁省与江苏省对口合作实施方案》《吉林省与浙江省对口合作实施方案》《黑龙江省与广东省对口合作实施方案》《北京市与沈阳市对口合作实施方案》《上海市与大连市对口合作实施方案》《天津市与长春市对口合作实施方案》《哈尔滨市与深圳市对口合作实施方案》等7个对口合作分省市实施方案,对东北地区与东部地区对口合作工作的再深化、再分解、再部署,标志着东北地区与东部地区对口合作进入全面推进落实的新阶段。




   图为东北三省GDP(累计同比)




   图为东北三省第二产业GDP走势(当月同比)




   图为东北三省及全国PPI同比增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