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投研中心

您当前所在位置 :投研中心

埃里克·诺兰:人民币国际化正当时

未来4—5个季度中国经济增速可能减缓  但不代表进入衰退期


国际化就是不断开放和融合
  2017中国(郑州)第二届国际期货论坛召开前夕,记者接到对埃里克·诺兰进行专访的任务。论坛期间,经过几天的接触,记者被埃里克·诺兰开放且尊重的态度感染着,也深切感受到美国文化的开放与包容。
  初次见到埃里克·诺兰,是一个炎热的中午,新郑国际机场到达大厅。他神采奕奕,让人如沐春风,他是美国成功的金融从业者,但更像一个睿智的学者,温文尔雅,彬彬有礼。
  埃里克·诺兰出乎意料地好相处,他告诉记者,虽然是第一次来到中国,但因为从小常去中餐馆吃饭,对饮食并不挑剔。他还一再表示自己并不忌口,愿意尝试不同的食物,最好可以试试郑州当地的特色小吃。
  对于来到中国后不断的“应酬”,埃里克·诺兰也表示了耐心,始终微笑待人,仔细倾听、认真回答可能已经反复听过或被问过多次的话题。在被问及对这次中国之行的看法时,埃里克·诺兰说:“我很喜欢这样的旅行,喜欢见到不同的人,尝试不同的事,这才是我旅行的目的。”
  在2017中国(郑州)第二届国际期货论坛间隙,埃里克·诺兰品尝了多种中国美食。在言谈中,他也表达了对烹饪的喜爱和对美国饮食文化变迁的深入研究。在他看来,就像很多人说过的那样,美国本身并没有很深的文化底蕴,饮食上也是不断随着移民主体的改变而不断改变的。埃里克·诺兰对“家常菜”的概念是英式食物,因为他从小就是吃英式食物长大的,本身也常做一些偏英式的食物。而在他成长期间,美国移民不断增加,来自国家也有所不同,造就了食物流行风潮的不断转变,这使得他的饮食口味也呈现出多元化。
  在埃里克·诺兰看来,不断尝试一些新的事物是件很美好的事,因为只有自己尝试了才能真正有所感悟,不会人云亦云。就像这次中国之行,因为尝过真正的中国美食,才能明确感受到美式中餐和中国美食的差距,才能在自己烹饪的时候予以调整,并有所进步。
  当被问及对2017中国(郑州)第二届国际期货论坛的看法时,埃里克·诺兰真诚地说:“这是一场很棒的活动,见到了很多来自不同国家、不同交易所、不同产业的人,听到了他们的声音,了解了他们情况,对中国市场甚至世界市场有了更多的了解,希望我的演讲能给这些与会人员带来一些启发,共同进步。”


  全球经济将持续增长
  正如预料,埃里克·诺兰一开始就用学术化的分析方式向记者介绍了未来全球经济的走势。
  通过对收益率曲线的解读,埃里克·诺兰认为,2018年—2019年,全球经济将持续向好,不会出现衰退。特别是美国、英国、欧元区以及除中国以外的大部分国家,在收益率曲线图表中均出现正向倾斜,意味着这些地区处于经济扩张阶段,未来全球经济应处于活跃期。
  实际上,有关经济数据也显示出全球经济整体向好。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2017年4月发布的《世界经济展望》更新报告,2016年下半年以来,全球经济逐步摆脱持续六年的低速运行态势,无论工业生产、贸易和投资等“硬指标”,还是采购经理人指数、消费者信心指数和 OECD 领先指数等“软指标”,均显示2017年前两个季度全球经济维持较好增势。
  在埃里克·诺兰看来,这段时间全球经济增长主要得益于发达经济体特别是美国和欧盟两大经济体的持续增长。近期经济数据显示,美国GDP、就业率、新房开工率等各项数据呈现稳定上升趋势,说明美国经济正在持续复苏。虽然今年以来,在美联储加息预期不断兑现等问题的影响下,美国经济不断振荡下行,但对出口来说是一个利好因素,可能推升美国国内相关贸易行业的需求,推动美国经济持续上行。对于美国未来的经济走势,埃里克·诺兰表示较为看好。
  近期欧盟相关经济数据也显示,欧盟内部几大经济强国经济呈现强势复苏,欧央行近期更是有缩减债务的打算。因此,埃里克·诺兰对欧盟经济也较为乐观。“虽然可能增速仅为2%左右,但终究是保持持续增长态势。”
  当预估欧盟何时退出量化宽松货币政策时,埃里克·诺兰表示,需要观察近期欧盟内部国家的经济数据。他认为,若是相关数据表现良好,欧央行10月份可能开始缩减国债购入量,只是这一过程将和美国的债务缩减一样,是逐渐进行的,并将耗费很长时间。
  埃里克·诺兰同时表示,其他新兴经济体的经济走势未来将随着全球主要经济体贸易及消费者和投资者信心的增长一同上行。“全球贸易以及消费者和投资者信心的增长,将进一步推升国际大宗商品价格,作为主要原料产地和加工地,中东、非洲及拉丁美洲等新兴经济国家的经济势必将有所扩展,未来全球经济势将走强。”埃里克·诺兰说。


未来经济风险丛生
  虽然就目前的收益率曲线和各类经济数据来看,全球各大经济体处于经济扩张期,未来也将持续扩张,但埃里克·诺兰认为,世界经济本身存在众多风险点。在他看来,未来全球经济主要风险点出自几大经济体内部,主要集中在美国和欧元区。
  “就美国经济而言,其主要风险在于特朗普政府的不确定性。”埃里克·诺兰认为,到目前为止,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以后不断提出的大小政策或是态度的转变,令其政府工作看起来缺少专注性。叠加特朗普及其政府在国会中的弱势,“医改”和“税改”之类较为复杂的政策改革很难被推行。
  实际上,在埃里克·诺兰看来,“税改”很可能步履艰难。他告诉记者,“税改”其实是此前特朗普选举时提出的减税政策的“妥协版”。因为近期美国联邦的预算赤字正在不断扩大,预算赤字占GDP比率从一年前的2.5%扩大到今天的3.5%。如果维持减税,意味着美国税收赤字将进一步扩大,不利于美国经济发展。而且“个人所得税改革”方案的支持人数并不高,主要因为“税改”核心是通过减少税务漏洞而降低税收,但这也意味着此前借由房屋贷款、或可抵扣的国家或地方税等各种税务漏洞获得一定利益的人,将因税务漏洞的减少面临较高的税收,因此美国国内有很多人对这样的“税改”持反对意见。
  当然,如果特朗普政府最终决定推行关于企业税率的修改法案,那么“税改“将有可能得以推行。但鉴于企业税只占美国GDP的1.65%,即使企业税率下调至25%,对市场影响也将较小,“税改”通过的可能性更小。不过埃里克·诺兰认为,“税改”难以落实不是因为美国不需要,而是时机不到,一旦时机到来,美国还是会推行“税改”。
  此外,在埃里克·诺兰看来,明年美联储主席换届或给美国经济带来一定的不确定性。他认为,虽然特朗普可能会要求耶伦连任,但鉴于耶伦最近表现出来的态度,其连任的可能性较小,特朗普有可能直接从美联储中挑选或是任命其他人员为美联储主席。但无论是哪一种结果,其对美国未来货币政策的不确定性影响都会很大。
  就欧元区而言,埃里克·诺兰认为,目前最大的不确定性在于近期欧央行提出的退出宽松货币政策的提议。据了解,虽然目前欧盟中的法国、意大利、德国等主要经济大国经济都处于复苏状态,整体向好,但希腊、西班牙等国经济仍以旅游业为主要支撑,处于较低水平,没有能力支持欧央行退出“宽松”的货币政策。而一旦欧央行决定退出“宽松”的货币政策,开始缩减债务,希腊等国经济很可能雪上加霜,欧央行提议仍需仔细斟酌。
  “此外,本月举行的德国总理大选也给欧元区未来的经济走势带来一定的不确定性。”埃里克·诺兰认为,就目前的状况看,德国总理大选可能会出现意外,默克尔目前虽然选情领先,但也面临很多挑战,无论是难民问题的长期解决方案,还是遏制国内的民粹主义倾向,默克尔都需要给选民一个满意的答案。鉴于总理人选的不确定性,未来德国经济政策也将存在一定的不确定性,进而影响未来欧元区经济走势。


中国经济将继续扩张
  虽然参加2017第二届中国(郑州)国际期货论坛是埃里克·诺兰的首次中国之行,但他对中国印象非常好,认为中国不仅有悠久的历史,更有众多风格各异的美食。而对于中国未来的经济走势,埃里克·诺兰表示乐观,他认为包括A股被纳入MSCI等一系列发展,对未来中国经济都将有所利好。“A股被纳入MSCI,将为中国引入更多外来资金,不仅推升中国经济发展,更能提高中国在世界经济中的话语权。”
  此外,在埃里克·诺兰看来,中国政府拿出大部分精力治理环境,主要是因为中国经济发展已经达到一定阶段,需要有所调整。虽然目前对于企业环保限产要求可能在一定程度上牺牲经济发展,但就长期而言,将提升中国的宜居程度,吸引更多的旅游观光人士前来消费,甚至移民,这对中国经济长期发展是一种利好。
  埃里克·诺兰同时认为,未来4—5个季度,中国经济增长可能会有所减缓,这一结论主要来自对中国收益曲线的分析和对中国经济整体高债务率的担心。据其介绍,2009年中国经济整体负债水平仅占GDP的140%,但到了2016年,这一比例达到257%。“在负债较低时,借款者(个人、政府或是企业)会将资金加杠杆或是用作投资,最终带动GDP增长。但当负债较高时,增加的借款将主要被用于原有贷款的偿还。而中国目前正面临这一情况,整体负债已与美国、日本、北欧等低利率国家比肩,目前增加的借款只能用来偿还原有贷款,不再用于提升国内经济。”埃里克·诺兰表示,结合此前他提过的趋于扁平的中国利率曲线,他认为未来中国经济增速将有所减缓。“这一情况并不会在2017年有所体现,大概率出现在2018年第二或第三季度。”
  不过埃里克·诺兰也同时表明,收益率曲线和高负债水平预示出的中国经济下行压力,只会令未来中国经济增速减缓,并不代表中国经济进入衰退期。据他预测,未来中国经济增长幅度将由目前每年接近7%下降至5%左右,持续时长则需要观察中国经济整体负债率、利率以及人民币价格的改变。
  与此同时,埃里克·诺兰还认为,中国经济增速放缓可能会给澳大利亚和加拿大经济及货币带来不利冲击,需要被密切关注。
  
  人民币国际化处于窗口期
  今年以来,受美联储加息预期兑现、美国国内政治不稳定性提高等影响,美元价格不断下行。与美元相对的日元、欧元以及一些新兴市场国家的货币出现了一定反弹或升值,与美元联系较为紧密的人民币摆脱了下行压力。在埃里克·诺兰看来,这是很好的窗口期,有利于进一步开放人民币汇率,推进人民币国际化发展。
  资料显示,人民币国际化是一项长期工作,主要目的是将人民币由国别货币转换成能够跨越国界,在境外流通,成为国际普遍认可的计价、结算及储备货币。这一转变需要一定的基本条件,比如成为国际贸易解锁中的主要货币,可与其他国家货币自由兑换,币值相对稳定,且可以维护国际货币体系的稳定。货币国际化本身对货币发行国家的经济和货币的稳定性有着很高的要求。
  在埃里克·诺兰看来,中国目前正处于人民币国际化窗口期,这是因为近年来随着中国经济体量不断扩大,在全球市场越来越具有竞争力。人民币也在这一过程中不断调整,不再单单与美元紧密相连,与其他国际货币的关联性愈发紧密。“目前是人民币国际化最好的时机,美元价格持续下行,不会再给人民币带来很大的下行压力。与此同时,欧元、日元、英镑甚至众多新兴国家的货币价格,也在世界经济不断复苏的影响下出现了反弹甚至升值,未给人民币带来下行压力。此外,中国‘一带一路’建设的推进,也提升了人民的流动性和在国际货币中的地位。”埃里克·诺兰说。
  埃里克·诺兰告诉记者,人民币国际化在一两年前是很难推行的,因为当时人民币对美元汇率整体处于弱势地位,而对其他主要国际货币又因价格被高估保持强势,当时人民币本身存在一定的风险性。“到了今年,人民币在流动性和货币价值上都存在较大的自由度,且未来国际经济特别是中国经济都将保持持续扩张的态势。”因此埃里克·诺兰建议,中国应抓住这一时机,对人民币进行调整,将人民币汇率和其他主要货币之间的汇率浮动比率提高,降低和美元之间过于密切的关联性。这样中国经济可以变得更为独立,不会再因美国经济情况的改变发生同样剧烈的变动,导致中国经济失去竞争力,甚至给世界金融市场带来恐慌。
  在埃里克·诺兰看来,人民币汇率的开放对中国期货市场具有积极作用,可以鼓励投资者,尤其是海外投资者参与中国期货市场。“毕竟目前海外投资者不愿进入中国期货市场的一个主要原因,就是资金会受到限制,很难流出。人民币汇率的放开将改变这一情况,不但可以提高中国货币在全球市场上的话语权,更可以鼓励更多的国际投资者参与中国期货市场,有助于扩大流动性,使资源可以得到更有效分配,进而稳定国内经济增长,提升人民的生活水平。”埃里克·诺兰如是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