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投研中心

您当前所在位置 :投研中心

美联储为何放弃CPI而选择PCEPI

PCEPI能更好地反映消费者消费行为的变化



  对于两种指标来说,CPI显得更广为人知,但是从2000年开始,美联储对于通胀指数的选择从CPI转为PCEPI,美国公开市场委员会(FOMC)不再公布他们对CPI的预期,并开始以PCEPI呈现他们对通胀前景的看法。
  PCEPI的分类
  PCEPI衡量的对象主要分为三类:一类指在美国已经居住或预期居住1年以上的人群;一类是无论其任务期限如何,在国外驻扎的美国政府工作人员和军人;另一类是在国外旅行或在国外工作1年及以下的美国居民。
  在2009年,PCEPI迎来一次全面的修订,BEA采用了一种新的分类方式,在此基础上,新的修订方式增加了服务的权重,加入了更广泛的产品范畴。新的修订方式遵循国际国民核算体系(SNA)对家庭和非营利消费分类的标准,从而提高了与国际标准的一致性。
  在新的修订标准下,PCEPI主要有两种分类方式:一种是以产品和服务分类,一种是按照主要功能分类。
  按产品和服务分类
  产品又可以分为耐用品以及非耐用品,耐用消费品使用期限可达三年以上,包括汽车及零件、家具及耐用家用设备、娱乐品和车辆及其他耐用物品;非耐用消费品一般使用期限在三年以下,包括食品和饮料、服装和鞋类、汽油和其他能源产品及其他非耐用品。
  服务分为住房和公用事业、医疗保健、运输服务、娱乐服务、食品服务和住宿、金融服务和保险以及其他服务等7项。
  按功能分类
  家庭消费支出分为食品和饮料,服装、鞋类及相关服务,住房、公用事业和燃料,家具、家用设备和日常家居维修,医疗健康,交通运输,通信,娱乐,教育类,食品服务和住宿,金融服务与保险,其他商品和服务,美国居民境外旅游及境外支出等13项。
  非盈利机构最终消费支出分为非盈利机构总产出、非盈利机构商品和服务收入。
  PCEPI和CPI的差异
  对于PCEPI来说,它被政府选中是由于其特有的优势,虽然CPI有助于清楚地描述消费支出的变化,但它只揭示了这些支出在预先确定的固定篮子内的变化情况。同为衡量指标的PCEPI则涵盖了家庭更多种类的开支,商业调查的形式也更能保证数据的准确性,算法可以反映短期内消费者行为的变化,这些因素使得PCEPI成为一个更为全面的通胀指标。而对于美联储来说,PCEPI揭示的细微差别是他们看中的,少量通货膨胀的增减也是判断经济状况的主要依据。
  CPI和PCEPI这两个价格指标有不同的目的和用途,并且它们的构造方式不同,随着时间的推移二者也会呈现出不同的表现。下图显示了从2009年到2017年前5个月间两个指数的当月同比数据。这些差异的幅度和方向各不相同,在选取的8年间,虽然两种指数在大趋势上呈现相同走势,却也在部分时期存在较大偏差。就2017年来说,在这一期间CPI指数同比数据比PCEPI高0.5个百分点。



  图为PCEPI与CPI的趋势与背离
  近年来,CPI与PCEPI之间的差异越来越受到关注,部分原因是这些指标在指导经济政策中发挥的重要作用。本文确定了这两个指数之间的四个主要差异来源:第一,公式算法差异,CPI和PCEPI是用不同的指数公式构建的,CPI是基于改进的拉氏公式,而PCEPI是基于费希尔理想公式(Fisher-Ideal)。第二,权重与范围差异,在CPI和PCEPI中分配给每个详细项目价格的相对权重是基于不同数据源的,并且范围存在差异。第三,修订方式不同,CPI通常是季节性修订,而PCEPI修订方式则更为频繁。第四,价格差异,在统计数据时,两种指数大部分统计对象相同,但在一些细项上存在差异。虽然市场中有很多因素可能会造成CPI和PCEPI出现背离,但这四个因素是两者不同的主要原因。
  计算公式
  公式的差异使得PCEPI更优于CPI。CPI固定权重的拉氏公式导致其系统性地夸大了通货膨胀程度。当替代商品和服务发生数量变化而导致价格发生改变时,CPI假设消费者不会改变他们购买的篮子。然而,事实上此时CPI忽略了替代效应,举例来说,如果苹果的价格相对于橙子的价格上涨,消费者很可能会用橙子来代替苹果。也源于此,CPI遭受了广泛的替代偏见。相比之下,PCEPI中使用的费希尔理想公式体现了消费者购买选择的改变。因此,PCEPI不存在替代偏见问题,并且在这方面提供了一个更准确的通胀指标。当然PCEPI也存在瑕疵,比如PCEPI初值的准确性可能受到不完整数据的限制。判断PCEPI需要近期和上期的数据,然而由于许多项目的支出情况只有年度数据可用,大约20%的PCEPI数据是估计值。当BEA用每年修订的数值取代判断的估计值时,PCEPI的数值可能会出现大幅修改的情况。
  权重与范围定义
  CPI和PCEPI另一个不同之处是测算权重与范围,首先两者收集数据的方式不同,CPI取得数据的来源是消费者支出调查,是劳工统计局进行的家庭调查,通过直接询问消费者支出得出,而PCEPI则是通过商业调查获得数据,如每月和每年度进行零售贸易调查。CPI衡量所有城市家庭的现金支出,而PCEPI则额外衡量了在美国国民收入和生产账户框架(NIPAs)中家庭和为住户服务的非营利机构所购买的商品和服务。
  PCEPI相较CPI来说,它不仅如CPI涵盖城市消费人群,还涵盖了农村消费人群乃至为消费者提供服务的非盈利机构,以及政府和雇主的必要服务。就涵盖范围来说,PCEPI无疑更为优越,它收集了更广泛的样本来生成价格指数。举例来说,CPI中医疗保健服务的支出仅包含来自消费者支付的自费费用。与此相反,PCEPI中的医疗服务包括消费者购买的服务和额外的服务,例如政府提供的医疗保险。PCEPI因为包含雇主、政府等支出,因此权重比CPI高了近14个百分点。当然,这并不表明CPI存在缺陷,因为货币政策应该考虑的是指标的精确度而非仅仅是宽度,CPI长期被认可就是因为其同样能准确反映消费者支出。就医疗方面来说,因为消费者用他们的工资来支付花费,所以价格指数只包括现金支出,这也同样是一种选择。例如一些学者认为雇主资助的医疗保险是一种福利,而不是收入,因此应该从该指数中排除。
  CPI指数的权重是基于消费者支出调查提供的家庭支出的直接衡量指标,但是有两个问题限制了直接衡量支出模式的准确性。第一,对支出调查的受访者可能故意低估了所谓的“罪恶”项目的支出,如烟草产品和酒精饮料。例如,以CPI计算的酒精饮料支出仅占PCEPI酒精饮料支出的40%。第二,尽管消费者支出调查要求每个受访者保留少量购买的日记,但是靠记忆的现象是不可避免的,进而导致消费者在某些项目上无意中错估了支出。同样,PCEPI中的权重也有利弊。PCEPI的优点是,其计算的指数的权重是基于企业销售的大量调查,通常会保留详细的记录。然而,PCEPI是一种间接衡量消费者支出的方法,BEA通过从销售总额中减去企业和政府的销售额来估算消费者支出。在详细的项目层面上,可用的数据并不能清楚地把消费者和企业、政府区分开来。
  修订
  两个价格指数的修订方式也有所不同,对于CPI来说,它修订的频率较低,通常CPI仅作季节性调整,这对于测算通胀来说有时是不够及时的。而当CPI的算法有所改进时,那些改进也更多是影响现在和未来的数据。美国劳动统计局并不对历史数据进行修订以对应CPI的新式算法。举例来说,假如美国劳动统计局对于CPI的基准项目进行了一个扩张,那么从现在开始CPI的数据会与老的计算方式计算的结果发生差距。但也仅此而已,因为去年的数据,劳动局并不会套用新办法进行再一次调整,这在计算同比数据时往往令人难以信服。
  与之相反,BEA则会对PCEPI数据进行常规的修订。在PCEPI季度初值公布后,PCEPI会在一个月内做出两次修正,以反映更为精确的结果。然后,在每个夏天,BEA通常会对之前三年的PCEPI运用新的计算方式和数据进行一次调整,这些修正包含了新加入的项目和原始数据的修正。最后,PCEPI会每五年根据国民收入和国民产值状况更新基准年份。这些修订会随任何数据的改变和计算方式的变化而进行,举例来说,假设BEA为PCEPI引入了一种新的计算方式,从拉式指数转变为链式指数,那么PCEPI将会根据这种新的方式对它所有的历史数据进行修正。
  在任何时候,BEA都使用当前最有效的方法来重新整合历史数据,从而生成一个数据序列,这些数据序列是随时间的推移而不断测量的。与之相反的是,当选用新的测量方式时,CPI的历史数据没有被重新修订或修订相对迟缓,因此CPI在时间序列上并不是持续的。尽管一些观察家可能担心大幅修订会限制货币政策制定者制定价格指数的有效程度,但从PCEPI上的证据显示,情况并非如此。PCEPI的修订对该指数衡量的基本通货膨胀趋势几乎没有影响。从历史上看,历史PCEPI通货膨胀率同比变化与当前修订后的变化趋势密切相关。
  价格差异
  一般情况下,PCEPI数据是在CPI的基础上来选择数据的,但是同样在少部分因素上存在差异。举例来说,报刊这些项目的价格CPI与PCEPI是完全相同,但是对于那些CPI并不存在的数据,PCEPI必须自己去寻求其他的数据源。例如金融服务的无法计算问题,如今,BEA通过将金融机构的就业数据与美国商务部的利率收入净支出结合得出金融服务的价值。这种方法产生了一种高度不稳定的价格估计,可以显著地影响PCEPI的通货膨胀。例如在1998年,由于金融服务价格指数急剧下降,PCEPI的通胀率发生放缓的迹象。
  此外,PCEPI衡量某些部分的方法与CPI所应采取的方法存在一些本质上的不同。就非营利机构方面来说,如宗教和福利组织,在PCEPI中,非营利组织的支出是由机构的运营费用来衡量的。因此,PCEPI跟踪的价格来源于非营利支出的投入成本指数,主要是工资。可以说,CPI着重依赖于非营利机构为消费者提供的服务价值的价格指数。另一个潜在的问题是私立教育。由于PCEPI跟踪私立教育机构的营业费用。BEA把PCEPI中教育价格指数的衡量设为了机构应付的工资。然而,CPI指数则通过消费者支付的价格来代表教育。尽管在PCEPI中,有一些项目测算存在问题,但总体上看,部分商品和服务的价格的反映有时比CPI更准确。
  CPI和PCEPI的调和
  下表列举了各个影响因素造成PCEPI与CPI的不同,显现了自2015年至2017年一季度PCEPI与CPI在各个效应的差异。
  表中第一行和最后一行是PCEPI和CPI年化季率指数,时间涵盖了2015、2016年及2017年的一季度;表中第2行是公式效应造成的差异,其中第3—11行是具体细分项造成的不同;第12行是PCEPI去除公式效应后的修正值;表中同样显示了范围和权重效应(第13行),其中第14—20行是权重的细分数据对于PCEPI修正值的影响程度;第21—31行表示的是范围效应的影响,第21—27行指的是范围效应中,PCEPI超出CPI部分所带来的二者的差异,第28—31行则为属于CPI但不属于PCEPI的部分造成的二者的差异。以价格差异和季节差异为代表的其他差异则显示在第32—37行。综合来说,CPI的增长率就等于PCEPI在减去公式效应,减去权重效应,减去PCEPI部分的范围效应,加上CPI超出PCEPI部分的范围效应,减去其他效应后的结果。
  以2017年一季度为例,2017年一季度PCEPI年化季率为2.4%,CPI为3.1%,二者相差0.7%,从表中第二行可以看出,公式效应对PCEPI年化季率增长贡献了大约0.09%,并且它的作用对于PCEPI来说,是负面的,就公式来说是拉氏指数与费舍尔梦想指数造成的根本的不同,分项数据方面,燃油仍然是主要的公式差异来源。一季度,公式效应造成的影响在几个影响因素中,并不占据主导地位。
  在公式差异修正后,PCEPI也仅仅为2.45%,离CPI仍有一段距离。权重效应方面,权重效应对于PCEPI则贡献了负的0.55%,在权重之中,租房方面占据最大的比重,达到了0.53%,这也说明CPI中租房的权重是显著高于PCEPI的。范围效应主要包括两个方面,一方面是包括在PCEPI测算范围中但未在CPI测算范围中的部分,它对于PCEPI的修正值影响为-0.3%,其中免费提供的金融服务贡献了主要力量;另一方面是在CPI测算范围中但超出PCEPI范围的效应,它的影响为0.16%,其中占据主要影响因素的为医疗服务,这样的结果也符合前文所述,一方面,CPI并没有将无偿的金融服务纳入测算范围;另一方面医疗服务方面,CPI衡量的是消费者支出,而PCEPI衡量的还有雇主和政府提供的医疗保险等。最后,通过计算可以得出,范围效应对于PCEPI的净贡献率大概在-0.14%。最后一方面则是其他效应,它包含了修订方式效应、价格效应等方面,它对于PCEPI的贡献率为-0.29%,在包含的因素中,价格效应影响最为显著,达到了0.23%。



  表为CPI与PCE的差异与调和
  总结
  尽管PCEPI和CPI都是衡量消费者支出的指标,但是两个指数存在很多不同的地方。二者采用不同的计算方法,覆盖不同的测算范围,虽然总体上衡量标的相近,但是在细微处有各自的选择,此外,CPI和PCEPI的修订方式也存在差异。对于两种消费价格指数来说,很难讲有什么优劣,但对于美联储来说,PCEPI在公式和修订方式上更有优势,因为它能更好地反映消费者消费行为的变化。美联储通常需要精确的通胀数据来为其进行其下一步的政策做出导引,而PCEPI反应更为灵敏和覆盖更为全面则更好地符合了这个要求。在此基础上,美联储放弃CPI选择PCEPI就显得顺理成章了。